文章详情页

  近日在由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共同举办的“2018年中山大学孤独症研讨会”上,中山三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主任邹小兵教授指出,“患孤独症的孩子照样有人考上好的大学。如果我们把它当成一种神经多样性,就能更宽容地对待孤独症的孩子,接纳他们的‘与众不同’。

  研讨会上指出,自从国际上理清了“孤独症谱系障碍”的概念,将更多轻型病例也纳入其中之后,孤独症的发病率从现象上看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人们对孤独症的理解仍停留在以往的旧定义中,也就是“严重障碍”,所以对孤独症的预后一直有一种莫名缺乏理性和依据的恐惧感。其实作为谱系障碍,孤独症已经不再罕见,很多患者往往具备着极有意义的特殊兴趣能力,而且通过正确的干预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改善的。“希望社会能对孤独症有更广泛理性的认识,把孤独症当成一种神经多样性,也就是说虽然跟大多数人不一样,而不是一种严重障碍的病,更宽容、接纳、尊重这些与众不同的孩子,帮助他们适度地改善,发现、培养、转化他们的独特能力。”

  来自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郭延庆教授在研讨会上分享了题为《孤独症谱系障碍教育干预之纲领》的报告,详细为家长和特教老师介绍了干预的要点和重点。他指出,现在中国孤独症干预的行业现状较为紧张,孤独症患者数量增长迅速而真正取得职业资格的干预师远远供不应求。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的廖旖旎博士建议,为了能够在治疗孤独症时取得最佳的治疗结果,不光医院需要努力,家长们也应该让自己成为孩子的治疗师,这也非常有利于孤独症儿童在自然环境中做好居家泛化。